外部大环境与内部小气候共同作用

时间:2019-01-09 09:53 点击:

    2016年拉美经济下滑跌到近十年来的“谷底”,2017年以来渐现“起底回升”态势,曾给人期待,但2018年经济增速“高开低走”,从年初预测的2.2%,一路下滑到10月份预测的1.3%。而从年底主要国家经济表现来看,全年最终经济表现可能会更糟。复苏过程中的艰难走势凸显拉美经济的脆弱和不确定性。
 
    阿根廷只是2018年拉美经济复苏过程中面临多重困境的典型代表,许多拉美国家同样也面临内部政治斗争、产业改革进展乏力、社会对立加剧,以及外部市场不确定性日趋增加的各种不利条件。
 
    从拉美各国内部看,2018年是拉美大选年,包括巴西、墨西哥等地区大国,哥伦比亚、委内瑞拉等中等国家,到哥斯达黎加、巴拉圭等小国,今年共有6国举行总统大选,秘鲁、萨尔瓦多等多国举行议会或市政选举。各国多忙于竞选和政党博弈,关注重心在于争取选民,要么大肆“印钱”、要么大举“借债”,财政纪律置于脑后,宏观经济指标的稳定性大打折扣;而且担心触动各方利益,经济改革也进展缓慢。同时,各国均面临沉重的社会福利负担,在经济形势恶化、出口收入减少的情况下,政府仍须承担“刚性”福利支出,导致公共债务水平上升,国家信用风险猛增,严重影响投资者信心。此外,2017年以来,拉美“天灾”不断,巴西、秘鲁洪水,阿根廷大旱,“艾玛”“玛利亚”等影响加勒比诸岛的超级飓风,都给当地农业生产和基础设施带来沉重打击。
 
    从国际大环境看,2018年拉美所面临的外部市场更加复杂多变。一是美元加息“冲击波”首先波及拉美市场。2018年美联储4次加息,带动美债利息和美元指数强势拉升,高债务率的拉美首当其冲,地区内包括巴西雷亚尔、阿根廷比索、墨西哥比索等16国货币贬值,阿根廷比索和巴西雷亚尔均跌至历史低位,资本外流加剧,实体经济也遭冲击。二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,有阶段性见顶趋势。这对主要以原材料出口为经济核心的拉美打击更大。全年铜、铁矿石价格分别下跌4%和7%,影响了巴西、秘鲁、智利等国出口,而石油、大豆价格起落不定,也对相关生产国和出口国的增产计划带来影响。三是以中美贸易摩擦为代表的国际市场复杂变化,增添拉美经济不确定性。美、中分别为拉美第一和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,两国贸易冲突,短期内刺激大豆等部分产品价格非正常波动,但长期看,势必扰乱拉美出口布局和产业发展计划,更令世界经济前景难料,国际投资者因此更趋谨慎,对拉美等新兴市场投资逐步放缓。四是拉美另一传统贸易伙伴欧盟,也因英国脱欧以及内部成员国内政不稳而自顾不暇,难以继续加大对拉美关注,相反欧拉关于农产品贸易的分歧加大,可能会使拉美扩大出口的目标更难实现。